“不擔憂是不可能的,覺都睡不好。”

于風雪中自救 | 培訓機構「疫戰」系列一

2020-02-05 17:19:22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馮瑋  

  編者按:2020年春節,硝煙四起。疫情的蔓延讓線下培訓行業面臨和17年前的“非典”相類似的巨大考驗,越來越多的培訓機構開始了疫情之下的轉型道路。

  他們將怎樣“活下去”?從本篇開始,我們會持續記錄培訓機構們在這場巨大考驗中的轉型和應對策略。這些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探索思路,將給所有人提供借鑒,同時也是當下緊急關頭一個歷史性的縮影。

  文|馮瑋

  昨天立春,湖北鄂州的老彭在朋友圈發了張一個人吃飯的照片,配文寫著“剛剛經歷了一個沉重的春節,也眼看著這份沉重又被裹挾進了春天。

  在教培行業老彭算是半路出家,但滿打滿算進入這一行也將將六年,他的藝術類培訓班有全、兼職教師及工作人員9人,學生不到70人。

  疫情從出現到迅速傳播,其實不過兩個月。但老彭一開始的確有些無力:人尚且難以自保,他不知道區要什么時候才能繼續;不敢輕易給家長承諾什么,也不敢和老師們慨嘆疫情如何如何,只在春節那天向家長群發了個拜年圖片,還給每位老師發了800元的紅包。

  但老彭沒想到,激情會從春節后慢慢被點燃:

  “彭校,咱們要不試試線上吧?我朋友機構改線上了”,“彭老師,咱們什么時候再上課”,“彭校長,有什么能讓孩子在家練習的內容么?我們單獨付錢上也可以”

  ……

  疫情雖難,但需求還在,老彭在初三和全職老師開了緊急會,找了平臺也研究了上課方式,他給每位老師又發了500元的微信紅包,并在上面標注著“加油”。

  “咱們再堅持幾天,肯定能挺過黎明前的黑暗!”老彭昨天的那條朋友圈這樣收尾。

\  

  老彭是一個縮影——一直相對“傳統”的中小機構在突如其來的困境中嘗試自救,他們到線上找尋新的出路,也抱團相擁給著彼此信心。

  這很難,但還沒有人想放棄。

 【北京】“沒想到,武漢分公司剛成立就遇上了這么大的事兒”

  2019年10月,優貝樂國際兒童教育開始啟設立武漢分公司的相關事項,12月份,武漢分公司正式成立。

  武漢分公司的新負責人一開始在北京培訓了一個月,原計劃是等公司1月13日年會后回湖北,到了武漢就把總部的新年計劃和安排做逐級落實。卻沒想到,他恰好趕上了疫情。

  “武漢封城的前兩天吧,有天很晚了,他給我發信息說情況挺嚴重的。

  優貝樂創始人謝金瀾回憶當時的場景,依然感慨:“原來計劃在武漢做分公司主要是因為那邊都是加盟門店,門店數量又多,設立分公司便于支持服務和管理,的確沒想到,它成立后的第一件事是抵抗疫情。負責人回到武漢后也沒趕得及休息。“到底怎么盡快啟動課程,他發了很多信息、找了很多部門,我們武漢一個校區的校長,說這個武漢負責人在這么危機的時候還陪著我們奮斗,讓我們充滿了信心。”謝金瀾回憶。

\  

  過年前,武漢負責人在對接工作時突然和謝金瀾說了下自己的情況:“家里吃的夠半個月的,不用出門了。

\  

  武漢疫情的嚴重性與武漢分公司的狀況,讓優貝樂更早感知到一個信號——疫情很嚴重,對線下培訓市場的影響可能不止一個月,甚至是兩到三個月或者半年。春節前兩天,優貝樂連開了三場總部會議,并決定在四個方面進行調控和部署。

  第一,在全國300家校區做內部員工動員和抗疫情培訓。

  “我們得更早一點讓大家知道接下來干什么,需要詳盡的培訓方案告訴疫情的應對方式。另外針對原有會員中不同年齡階段特點,在線上分別面向家長和兒童做不同家庭教育方案,以線上社群和點對點服務方式,提供錄播、在線一對一指導等內容。

  謝金瀾坦言,優貝樂在過去一年已經開始了在線教育的嘗試,在技術上有了針對家庭端和校區的中臺模式,但疫情的出現也讓原計劃在2020年3月份上線的會員服務APP加快了推進節奏。

  第二,為了保證現金流,基于疫情的發展態勢做出了1個月、3個月、6個月的預案。

  一方面,優貝樂在未來保證通過線上課程滿足低幼的家庭教學課另一方面,制定了相應的會員新招方案和導流計劃,例如免費公益大課堂等。

  第三,為員工增加信心。

  “我們目前還沒有為員工降低薪資的計劃,希望大家能安心地積極投入工作。希望大家知道這是一場戰役,不能現在就輸,必須要讓員工和各個分校先充滿斗志,眾志成城,打贏這場仗再說。

  第四,基于線下機構的各方面壓力,制定應對策略。

  例如,目前校區最擔心的是會員不能復課后,會延期多久?這會不會引發規模性退費;再比如,如果疫情持續三個月及以上,現金流如何解決?優貝樂做了7個層面的緊急策略,試圖解決目前能想到的各類問題。

  謝金瀾坦言,自己現在每天都在開會,每天的幾個協調會上,會涉及到從總部到分校的各個維度:“疫情一旦超過三個月,可能今年是很嚴重的影響周期,總部做好準備的同時,其實真的也挺沉重的。

  和謝金瀾聊天的一個多小時中,她的女兒跑來了三次,多在電話的另一頭聽到孩子問她,“媽媽,你什么時候陪我玩呀。

  “和孩子在一起,很多事情都特別有意思”:謝金瀾說,這是自己一年里可以陪孩子最長一次。

 【洛陽】“我有一腦袋的問號”

  “現在這個情況有沒有機會申請房租優惠?

  “員工薪資要不要降低或者減半?

  “怎么激勵員工穩定軍心?

  “在線課程技術哪個好?多少錢?老師上手就會用么?

  “錄播課會不會被別人轉發出去了?

  “和家長互動做到什么樣的程度最好?

  “那些大機構的免費課會不會把我學生搶走了?

  ……

  如果每個人的腦子可以具象化,楊舒的大腦現在就是個大問號,而問號后面,還有一連串不斷疊加著的數字——它們都在提醒自己,只要一天沒開課,校區就是在賠錢。

  楊舒覺得自己應該是所有線上的培訓機構創業者中最普通的那個,一步一步都是被推著走。

  “線下辦不起來了,朋友圈有人說線上,那我就轉線上;線上不知道怎么做,看到群里有各種介紹的課程和應對突發狀況的公眾號推送,我就都復制在一個文檔里,把具體方法論一個一個摘出來;不知道哪個是適合我的,我就找最多出現的那些方法,至少不會出大錯吧。

  七個班級,三名教師,楊舒照著網上學的,先統一說要先開一段時間免費的線上課,寫清楚家長要做什么,孩子要做什么;要求每個老師挨個給家長打電話,表達線上服務也會做好;在微信群開課,老師放錄播視頻,學生根據各個環節完成作業……

  “每個環節都是現學來的,連錄播課多久可以拋個問題,點評作業用什么句子,都是現學現用的。我就怕說多了家長煩,說少了孩子聽不進去……”

  剛剛開課三天,線上教學效果用楊舒自己的話說,是亂七八糟。“我們主要是理科課程,教是一方面,練習和錯題分析以及思路延展才是核心,以前面對面,問題狀況說一下就明白,現在得讓家長陪著,錯了得拍下來,一個一個溝通哪里不對,班主任的工作量大了不少,家長也不適應。”

  有朋友推薦他找個機構合作或者買一些服務。

  “但我這個機構本來就不是特別賺錢的,一下子分出去的話,我害怕就等于自己白干了。而且技術加進來,現在的三個老師的工資是不是就得低一點了?那老師愿意么?不愿意我還得新招人,一環一環的,很麻煩啊。

  楊舒不無苦悶。“一團糟。再這樣下去,我這機構要完蛋了。”

  臘月二十九,楊舒和愛人在校區門口貼上了“生意興隆”和“招財進寶”。現在偶爾出門,楊舒開車路過看見那幾個字,心里說不出的滋味。

  “明年春節,貼四季平安吧。

\  

 【長沙】“不擔憂是不可能的,覺都睡不好”

  陳校長的“兩三點”校區開在長沙,在校學生300余人。對陳校長來說,在線化來自于自己的主動,卻也的確被疫情推了一把。

  “我是比較關心時事新聞的,2019年就開始陸陸續續關注線上教育,只是也不愿意相信線上教育會慢慢取締線下面授,后面線上公司接觸的越多,新聞看的越多,就越覺得線上教育確實有很多線下無法比擬的優勢,最后和一家機構在年前敲定了合作。

  曾經參加過一些產品發布會,也做過一些產品體驗的陳校長為什么選擇了這個產品,他有自己的考量:

  大企業或者相對更成熟的模型,加盟費用較高,對于自己所處的中小規模學校來說成本過高;此外,陳校長更在意線上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為學生帶去的效率提升。

  “我選的這個機構,是可以通過學生的學習軌跡和知識掌握情況來自動匹配學習內容的,可能一起做一道題目,有的孩子花了30秒,有的孩子花了50秒,那系統對學生的學習畫像可能就不一樣了。

  2019年12月底,陳校長在微博上看到關于冠狀病毒的事態,了解到有8人在網上散布謠言被刑拘。沒多久,疫情爆發,國家教育部宣布暫停線下培訓服務的時候,陳校長坦言:“不擔憂那是不可能的,覺都睡不好。

  全職老師的工資要發,場地租金不能少,如果不能準時復課,學生家長就會吵著退費,春季班的招生基本就面臨癱瘓,春季班招生如果陷入困境那整個上半年就是惡性循環,更別說疫情后線上教育的迅猛發展對線下培訓市場的搶占……后面的事情,他不敢再想。

  成敗是否,就看這次的線上轉型。

  新的線上業務剛剛開始一周,雖然還在摸索期,但陳校長已經開始考慮基于線上的教學邏輯,是否要開始淘汰一些不能“與時俱進”的線下老師。

  “對老師的考核還是基于業績,主要包含群管理的拉新和線上適應能力了。老師需要跳出教學圈來更多考慮如何給每個孩子制定個性化的學習方案,也會更多的心思用在做好服務上了。”

  但這些也只是很初步、早期的設想。線上教師是否能夠保證教學效果?在管理體系上還要重新制定老師的培訓體系……對陳校長來說,需要梳理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

  擺在眼前,他要先解決眼前課、招新和現金流的問題。

  “轉型是痛苦的,但不轉型面臨的也許就是滅亡。能不能熬過去,也就要看資金實力和團隊凝聚力了。”

 【坐標:青島】“希望與相信的難能可貴”

  1月26日凌晨,青島一家教育機構的創始人為全體員工寫了一封內部信。內容無法公開,卻也振奮人心,它讓全體員工與家長學員相信,雖然處在疫情中,但課程與服務會繼續。

  聯合創始人回憶,春節期間“山東的情況一天一個變化,也許除夕大家還在過年,初一下午山東有些地方就封村了,初二下午更多村封了。

  緊急聯絡外地的合伙人后,大家溝通出了一份兩個月的預案,并確定機構要做好三件事情,即:員工安全,業務推進,企業公益。在業務推進上尤其強調:“線下轉線上是唯一的出路,事關企業生死。”

  線下轉線上無疑是一個浩大的工程,在高層中明晰了“需要高效的運營團隊+具備直播授課能力和條件的教師團隊+善于應急狀況服務的學管服務團隊+適合直播授課的教學內容支持(ppt+pdf+視頻課件)+技術團隊(直播技術平臺與信息化管理系統的對接,確保課時的準確無誤)協同作戰”的理念。

  預案簡言之就是,先做線上課,疫情結束立刻復課。雖然機構曾嘗試過網校,這兩年也做了線上化探索,但聯合創始人也坦言,突然間的全體線上化,依舊有需要調整的大小問題。

  在教師層面,聯合創始人認為大批量老師突然線上教學,可能短期很難保證與線下同等質量的效果,“我們一直在研究老師面對鏡頭教學,這其實對很多方面都有要求。

  其中,一些不可控因素就是難點,例如老師回到老家且鄉鎮已封,如果他們沒有帶電腦或者網絡不好,就沒有辦法在線上課。

  “現在我們就在摸底老師在哪里?是否帶了電腦、智能手機?平移的話,很多老師沒有上課的經驗,怎么能平移呢?需要一系列的方案。

  在運營方面,目前的招生、現金流等挑戰依舊。

  高層的意見很統一:“我們就把課上好,不要想著報名的事情。我們從線下轉線上也一定給家長優惠政策,一定不是等值的轉,從誠信、效果上來說,都需要一定的政策補償家長。

  從除夕至初八,高管團幾乎每一天都處于“通宵達旦”的狀態。近千人團隊的共同努力,保證了課程依然在正月初六開學;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產生一筆退費——這是一份令全體無比驕傲的成績單。

  “我想疫情不會很長的時間,一定要相信國家。一定會以最大的速度解決問題。”這位從業十余年的行業老兵說道。

   【相關深度報道】

     疫情中的教培市場:轉型在線,活下去

     培訓機構紛紛轉在線小班,權宜之計還是長期戰的開始?

     對話親歷非典創業者:17年前那場災難讓教培行業學會了什么

     場館依賴度高的素質教育,如何對抗風暴眼?

     他們,已經線上開學!

   【政策】

    杭州釋放最強停課官宣:疫情不結束,杭州不開學!

    教育部:將開通國家網絡云課堂,希望社會力量積極參與配合

    教育部:各地原計劃正式開學前不提前開始新學期網上教學

天天电玩城九线拉王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