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曾經習慣了三尺講臺的老師們就這樣走到了在線。

他們,已經線上開學!

2020-02-03 20:02:32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王敏  

  文|王敏

  “如果我講快了,大家就在下面互動區跟我說一下!”2月1日,湖北武漢高三“在線開學”第一天,黃陂二中高三一位老師正在進行在線教學。

  坐在電腦前,視線所及,是自己的講義而非學生,無法通過眼神、表情判斷學生狀態,這位老師還在適應直播授課,時不時便會和學生們溝通一下狀態。

  不僅是這位老師。畢業年級往往開學較早,開學季來臨,越來越多的學校將課堂搬到了在線。這些曾經習慣了三尺講臺的老師們就這樣走到了在線,成為2020年的新晉“主播”。

  

  武漢,在線開學!

  “非典那年,我還在上大學,當時學校都停課了。經歷過非典后,我有預感,這次可能也會停課。”武漢市光谷第二高級中學副校長孫奇譽說。

  1月28日,武漢市教育局發布《武漢市中小學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期間開展在線教學實施方案》提出,2月1日開始,組織高三等畢業年級開展在線教學。

  “意料之中!”湖北大悟思源實驗學校初三老師余琴說道。

  對于由疫情而引發的延期開學,大家沒有感到意外,但并不代表沒有擔心。

  “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明確要推遲開學之后,老師、學生、家長都有點著急。中考就還有幾個月,過一天就少一天。”余琴說,“好在有在線教育能夠為大家解決一點燃眉之急。

  1月26日大年初二,距離武漢封城過去三天,孫奇譽就正式接到了學校的通知,確定要“在線開課”。盡管并非畢業班教師,但作為學校教育信息化帶頭人,孫奇譽“臨危受命”,要率先開始嘗試。

  為了在2月1日實現高三年級“在線開學”,孫奇譽先后進行了四次“在線測試課”。

  其中一堂測試課上,孫奇譽習慣性地問了一句“寫好了的同學吱一聲”,評論區很多同學都互動地回復了“吱”。在武漢市光谷第二高級中學,無論老師還是學生,對于在線上課都還非常新奇。

  \

  在線開課,對于孫奇譽而言并不困難。盡管沒有親身實踐過,但從孩子各種各樣的在線教育課程中,孫奇譽已經熟悉了在線上課的流程,而且其自身的信息素養并不低。

  然而,并非所有老師都可以將在線開課作為易事。

  “學生還相對比較簡單,只用點進去聽課就可以,老師這邊提出的問題比較多。”孫奇譽說,首先,不是每個老師都有良好的在線上課的環境。光谷第二高級中學的老師來自全國各地,分布比較散,很多老師不具備在線上課的條件,比如流量、網絡等。其次,很多老師由于信息化素養不夠,無法快速掌握在線開課的流程。

  不過,好在在線班級容量大, 高三年級500人左右,可以同時上課。光谷第二高級中學最后確定的方案是,每個學科備課組至少推出一位老師,至多兩位老師進行在線授課,其它老師在線答疑。

  \

(武漢市光谷第二高級中學一名學生正在上直播課)

  在線開課第一天,真正實踐之后,老師們又有各種各樣新的問題提出來,其中提的最多的一個便是“如何在線布置作業”。接受采訪時,孫奇譽剛剛為老師們錄制了一個“如何布置在線作業”的教學視頻。

  “線上作業有一定的劣勢,比如不留痕跡,不如紙質筆感好,但現在這個特殊時期,線上作業的優勢是非常明顯的。” 孫奇譽說。光谷第二高級中學引入了科大訊飛智慧教育服務。過去一學期,孫奇譽一直在學校進行平板教學,并且會通過智學網平臺給平板教學班級的學生布置在線作業。

  “線上作業能夠立刻批改、立刻反饋并且能夠形成個性化報告的優勢立刻顯現出來了。”孫奇譽說,這為在線上課時期,老師收作業、批改作業提供了很大便利。

  與武漢市光谷第二高級中學由自己的老師在線上課不同,余琴老師所在的湖北大悟思源實驗學校實施的方案是,學習好未來面向全國推出的校內同步免費直播課,并對初三年級輔以定制內容的“雙師課堂”。由于不能像在教室一樣上課,學校將“雙師課堂”改為了錄播課,統一時間同步學習。

  “其實,我們做了兩手準備,如果免費直播課跟我們的情況不太相符,我們就開始自己上直播課。”余琴說,2018年大悟思源實驗學校曾因大雪封路而停課,那時,學校就已經實施過直播授課。“當時我家的設備比較齊全,小區其它老師還會到我家來給學生上課。

  不過,第一天的免費直播課結束后,學校就決定,用免費直播課幫助學生們復習。“初三其實新的知識已經學完了,主要是專題復習,知識點都類似,而且直播課的老師語言比較風趣幽默,還有獎勵機制,學生們都很配合,也很認真。

  2月2日晚上,大悟思源實驗學校定制內容的第一節雙師課堂如期進行。課程持續兩個小時,結束時已經21點多。之后學生們陸續在群里發筆記截圖,發反饋。余琴做完匯總,發現已經將近23點了。

  “短短的時間內,學校能夠組織在線學習有序展開其實也挺不容易的,不過看到學生們很拼的樣子,我們也很感動。”余琴說。

  

  “在線開學潮”在全國出現

  除了湖北之外,北京、浙江、河北、山西、山東、安徽、重慶等地,高年級學生都已經陸續“在線開學”。

  “受延遲開學影響最大的群體就是畢業年級的學生”,北京市教委副主任李奕做客《教育面對面》時說,“特別是今年是北京實施新高考的第一年。

  2月1日,北京十二中高三學生正式“在線開學”。對于在線上課,北京十二中也不陌生。

  “以前北京霧霾嚴重的時候,我們就曾用過在線課堂。”北京十二中教學主任侯愛琴告訴多知網。2016年,北京市啟動入冬之后第一個長達五天的霧霾紅色預警時,北京十二中便嘗試實施遠程教學。因此,這次北京十二中高三年級“在線開學”相對比較順暢。

  “在線開學”,有所行動的,不止一二線城市。

  同在2月1日,晉西南的一個五六線小縣城,高二學生孟博也在早上8點半準時進入了語文老師的釘釘直播間,這是他第一次體驗在線上課,感覺非常新奇。

  早在1月28日,孟博所在學校就已經發布通知,全面啟動“在家上課”行動,利用互聯網實現原班級、教師、學生不變,教師和學生“在家上課”。

  “通知全班學生明天要正式開始在線上課了!”1月31日下午,接到班主任電話后,身為班長,孟博立刻開始行動,幫助同學快速熟悉在線上課平臺,為第二天的課程做準備。

  \

  從早上7點早讀開始,到晚上9點晚自習結束,全天六節直播課穿插多個自習時間,在家上課期間,孟博的課程已經安排的滿滿當當。

  \

  除了像孟博這樣由自己老師在線上課之外,一些市級教育局也推出了由名師上課的“空中課堂”。

  2月1日,臨汾市高三年級網絡在線教學專題講座播出,此前,萬朋教育相關工作人員24小時連夜幫助臨汾市60所高中高三年級師生創建開通了將近4萬個賬號,讓學生在家通過手機端或電腦端登錄課后網便可在線聽課。

  2月1日這一天,臨汾市物理、語文、歷史三門學科的名師分別帶來了“電磁感應”、“現代文閱讀”、“客觀題”三個專題的講座。這樣的學科專題講座,將會一直持續至2月14日。

  “臨汾市教育局專門將一間房間用作名師的在線課堂直播間。”一位工作人員提到,臨汾市教育局也會有相關工作人員作為助教,隨時為講座名師提供幫助。“需要在線上課的名師們,也都會盡可能到教育局來上課,大家都是抱著做公益的心,老師們能克服的困難,都會盡力自己去克服。

  線上上課,挑戰猶存

  “現在已經高二了,有了在線直播課,至少不會讓孩子在家荒廢時間,早點重新進入學習狀態。”線上上課雖是特殊時期的無奈之舉,孟博媽媽看到孟博在線上課也感覺很新奇,同時也對能夠擁有在線教育平臺感覺非常慶幸。

  在線課堂在這個關鍵時期發揮了重要作用,但依然存在挑戰,多知網在與老師、學生們的交流中發現,挑戰主要來自四個方面:

  1、 很多老師沒有接觸過在線教學,自身信息化素養不同,接受程度也各不一樣。

  “最初說要用線上上課,我心里咯噔下,比較怵,因為這算新鮮事物,我第一次接觸。”河北省邯鄲市某高中一位數學老師說。盡管研究生畢業,從教4年,這位老師對于接觸在線教學,依然有點緊張。“剛開始真的不適應,就像在自言自語,加上互動之后,才好些。

  重慶十一中高三語文老師隋老師在1月29日這天完成了自己的“在線第一課”,這對隋老師而言并不容易,30多歲的隋老師之前很少接觸在線教學,十分緊張,盡管騰訊課堂已經對老師們進行了多次培訓,但隋老師一直擔心自己操作不熟練,會影響教學質量,開課前4天,她一直在調整改進。直到開課前,隋老師也還在向培訓師請教問題。

  “如果要全國在線開課的話,教師培訓也是一個挑戰。”泉州一中一位老師表示。一些年齡較長的老師,如果要在線開課,流程方面可能需要手把手的去教,或者配備助教。

  2、教師需要思考,如何持續抓取學生的注意力。

  第一天上課,學生們可能還會感覺比較有熱情,但這種熱情可能不會持續很久。

  “教學需要交互、語言、肢體、眼神,線上授課將師生間的情感交互弱化了,學生的展示機會也被減少了,尤其是在大課里面,學生們被抽到發言的機會也很小。”孫奇譽說。

  孟博所在的學校,由于決定在線開課時間比較突然,老師們重新備課的時間也比較緊張,很多老師還沒來得及重新備課,在線上課的內容都是年前已經確定好的,而且老師們由于在線上課經驗比較欠缺,還在和學生一起摸索。在線開課第一天下半場,孟博已經略顯疲態,“有的時候會走神,感覺無聊,因為不能像在教室那樣和老師互動。

  孫奇譽認為,老師可以思考從三個方面去抓住學生注意力:

  首先,最重要的是優化備課,想辦法去落實學生有沒有在聽,增強內容的串聯性;其次,老師要注意加強和學生的交互,增加互動環節,增強交互的突擊性和隨機性;第三、一課一練,課后要及時用作業來鞏固。

  3、長時間使用電子產品會影響學生視力。

  學生在線上課,需要持續使用電子產品,孟博每天在線6節課,加上線上作業,至少需要使用電子產品5個小時。

  北京某校副校長對于在線開課,比較擔心的一點是學生的視力,“主要問題是手機太小,不利于長時間觀看,不是所有的家庭都可以智能電視投屏”。北京十二中教學主任侯愛琴表示,北京十二中課程設計中穿插了體育課、家務勞動課、心理健康課及親子閱讀課,盡量去降低長時間使用電腦對學生視力的影響。

  太原市高三年級在線教育啟動后,太原市教育局專門針對“在線上課”開展了媒體見面會也提及了學生的視力問題。

  太原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市教育局要求,教師在授課期間,盡量減少學生觀看屏幕的時間,減少“觀課”采取“聽課”,盡量壓縮眼睛直視屏幕時間,每節課后要做眼保健操、并望向窗外遠方。網絡體育課要組織學生進行適合在家進行的體育鍛煉,并布置體育作業。對于小學低年級的學生,或將采取不固定時間的方式,讓學生根據實際情況,觀看中國教育電視臺相關免費資源。

  4、沒有白板、觸控筆,黑板、粉筆等演示設備。

  “我們原本可以給老師準備一些手寫板的。”孫奇譽說,由于事發突然,很多老師手頭的設備并沒有這樣的設備。

  重慶十一中采取的方式是,老師提前將解題過程在白紙上寫好,用手機拍下來,在直播教學中分窗口呈現,方便學生理解。特殊時期,老師們都在竭力虔心的去解決困難。

  不過,在線上課也只是特殊背景下不得已的舉措。“線上教學不可能取代線下教學,教育信息化是用來輔助教育的,幫助老師從繁瑣、低端的重復勞動中解放出來,讓老師有更多的時間去發揮自己的智慧。”孫奇譽說,“經此一役,我們校長也再一次充分認識到了學校發展教育信息化的重要性。

  事實上,不僅是這位校長,教育信息化在當下節點發揮的作用,大家有目共睹。在線教育的迅猛發展,讓教育在應對突發情況時也變得更加自如。

天天电玩城九线拉王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