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編程王宇航:用AI人機雙師做少兒編程的優勢挑戰|OpenTalk

2019-07-20 09:35:05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孫穎瑩   0條評論

  多知網7月20日消息,在多知網舉行的以“萬碼奔騰,少兒編程如何做出差異化競爭”為主題的第二十二期OpenTalk中。核桃編程聯合創始人兼CTO王宇航以《如何用AI人機雙師模式實現百倍增長》為題,進行了分享。

核心觀點:

  目前少兒編程的市場還是處于早期的階段,滲透率跟數學、語文、英語有很大的差距,意味著后續的行業空間遠遠沒有達到它的瓶頸。

  編程學科的好處在于這個學科所有的學習行為、學習數據天然是線上的,這就促使編程教育,天然的有比文化課更豐富的數據采集能力。

  核桃編程之所以仍舊保留真人老師的角色,是考慮到人工智能技術在教育體系中,距離完全替代老師還有一個階段,但是在當前,確實可以很大程度上去分擔我們真人老師的很多工作。

  \

核桃編程聯合創始人兼CTO王宇航

以下為王宇航分享全文(經多知網編輯整理):

  今天非常榮幸有機會跟大家交流一下,核桃編程是2017年開始做少兒編程,到今天為止也是服務了一些學生,在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我們的體會,跟大家也多多交流。

政策加持,利好編程教育

  我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情況,我之前是技術背景,寫過幾年代碼,本來是很喜歡寫代碼這件事,但是碰巧上一個項目紅點直播期間我們服務了不少教育客戶,幫助他們在線上開課,這期間我開始關注到教育行業。

  后來隨著我自己要寶寶,我就發現原來每個家庭的爸爸媽媽都至少有一個人會成為教育行業的專家。所幸我之前在上一個項目經歷了很多課堂,看過各種各樣的名師講課,我自己在2017年的時候就出來了,跑出來當老師,手離開了鍵盤,走上了講臺。就像今天這樣,做一些數學的教學和編程的教學。  

  拋開我個人,從更大的層面說,核桃之所以在2017年開始看編程這個賽道,首先還是考慮到國際環境的影響,當時編程這個事在歐洲和美國發展得比中國快。在今天來看雖然國外的編程發展得比較早,滲透率好一些,但其實它的形態不一定比中國快。比如說今天在座的教育界的同行,也在一起努力把中國的教育,尤其是教育質量、體驗和學習效果努力地向前推,所以就形態來看,我們目前是比美國快的。

  \

  從國內的情況來說,以我個人經歷來看,在我小學的時候國家就在倡導學習計算機教育,很多地方學了LOGO語言、VB語言,因此我也有幸在小學的時候接觸過這方面的內容,當時就可以感受到編程對于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產生的變化,我也很認可這個事。

  同期在2017年的時候,國內也出臺了一些關于人工智能的政策,而且最近這幾年國家也越來越重視跟人工智能,跟科技相關的這些發展。事實上,我們既然要發展科技,還是要從高等教育里面要人才,而高等教育則要從基礎教育里面要人才。

  另外,與政策落地監管文化課不同,編程教育從大的發展方向來說,也是與國家政策倡導素質教育相一致的。

  我們是非常堅定地看好編程教育這個賽道。

  接下來我介紹一下核桃編程的形式。我們目前采用的是AI結合人機雙師的這樣一個互動學習系統,學生在我們這學的時候,后面是有一些AI的技術在幫助他。  

  在核桃編程的這一AI人機雙師互動學習系統中,我們的系統現在基本上可以在課上學習的過程中,自動判斷學員編程學習正誤的能力,并根據他產生的錯誤,給到比較準確的指導的方向。

  另外,我們內部根據我們自己的教研、教學體系、學生對編程知識掌握的程度、工程經驗性,制定了一個十級進階的課程體系。這個課程從比較容易入門的Scratch語言入手,逐步過渡到人工智能語言Python、C++語言。

  在主要教學場景里,我們也做了不少科普相關的工作。為什么做科普?我們覺得純粹的硬知識很重要,畢竟它是一個技能,也代表了一些考點,甚至是實用的東西。但我們覺得如果在學習的同時能夠陶冶學生的學習感受,對他最終的學習效果是很有幫助的。為此,我們投入了大量內容制作的團隊,在上課過程中提供了很多跟計算機,跟自然科學有關的科普內容,我們希望學生在學的時候不只是學知識,也能感受到人文。

  最后是我們數據的情況,截至今年4月,核桃編程同期在讀學員超過35萬名;擁有一支超過300人的產研、教研團隊。

編程教育天然具備數據屬性,但真人老師角色不可或缺

  事實上,我們觀察現在的文化課教學可以發現,文化課很多還是老師主講,而且學習的過程中,比如說有一些主觀題的題目,是不太容易去靠機器自動批閱的。

  而編程學科的好處就體現在這里了,這個學科所有的學習行為、學習數據天然是線上的,可能學生敲的每一個代碼,調整的每一個邏輯點,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這個孩子當時思考的狀態。我們可以理解為他其實是在試圖使用編程語言表達他的想法,因此,這就促使編程教育,天然的有比文化課更豐富的數據采集能力,這使得我們在很多行為分析包括對數據的使用上可以有一些更準確、更有效果的應用。

  不過也需要明確一點,我們并不是完全沒有老師的。以我們一節課程為例,里面有動畫、有跟科普有關的內容、有配套的講解和練習,同時還會有一個輔導老師同步跟進他學習的狀態。

\

  之所以仍舊保留真人老師的角色,首先我們是考慮到人工智能技術在教育體系中,距離完全替代老師還有一個階段,但是在當前,確實可以很大程度上去分擔我們真人老師的很多工作。比如說去跟進一些孩子學習的狀態,不同的孩子他在學習中出現了哪些問題,我們認為AI的技術在這些點上都能夠有很大的提升。

  在學習的有效性、個性化和學習門檻這個角度,一方面我們可以靠AI去確定每一個孩子他在自己學習的過程中到底產生了哪些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我們還會在他學習的過程中去根據你當前的一個動作訓練,發現這個孩子可能對于嵌套的循環,掌握得不是特別扎實,那我們就會在這個孩子的學習軌跡上,根據實際情況做出一些調整。

  同時,我們的老師在后臺可以看到這個現象,會在課后再跟這個孩子就這個內容去做一些補充。

AI人機雙師挑戰重重,線上效果能否保證是核心關鍵

  關于這個模式,我們其實也有比較仔細的思考過后面可能要面臨的一些挑戰。畢竟,也只是最近兩三年開始,教育在線上的體驗才開始發生一些變化,在過去可能更多的是跟線上結合。

  之前,教育更多的是生產關系的變化,最近幾年,卻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生產力的變化。比如說文化課領域的K12大班雙師,或者是有一些AI課等等,這里我會認為跟AI結合的人機雙師模式里,在三個方向上我覺得后面還是有很多工作和努力要去付出的。

\

  第一,我認為還是要回歸到教育本質。線上學習效果指的是什么?我們知道在傳統的機構里面,線下的面授已經幾百年了,但是當教學的環境從教室變成了家里,在家庭環境里,學習效果又是有哪些因素在影響?我覺得從教育本身出發,這是第一個我們不管什么模式都需要去面對的一個問題。

  第二,我覺得還是一個跟教育相關的數據的采集和處理能力。其實剛才有講到編程天然有很多過程性數據、有很多細節,同時看到在行業內有很多比較領先的公司,也在利用腦波檢測去實時識別學生的情緒狀態,但這方面的工作,其實也有很大的探索空間。

  最后一點可能跟人工智能科技本身相關。在教育這個場景下,到底哪些AI的算法、哪些AI的模型,或者是架構可以更好地支持我們在教學過程中,進而去提升學生學習效果,還需要去探索。在安防領域或者醫療領域,AI確實有很大的進展,在教育領域我們覺得它還在一個比較初級的階段,還是要做很多的工作。

  為此,核桃編程也在致力于去破解這些挑戰帶來的難題。

  首先,我們會覺得至少在數據的角度,我們是有一定的基礎,同時我們會繼續投入研發力量,再者就是加強去跟學術界的合作。同時,在這個階段,AI它還不太容易向前去伸手太多取代老師,為此我們也有一個跟AI配套的服務團隊搭建,讓他們更好地跟機器能力結合,提供我們針對每一個學生的,能夠保障他的學習效果和學習體驗的服務。

  關于未來,我們覺得少兒編程的市場還是處于早期的階段,滲透率跟數學、語文、英語有很大的差距,意味著后續的行業空間遠遠沒有達到它的瓶頸。

\

  我們在最近兩三年也逐步看到政策這塊還是以鼓勵為主,今年上半年教育部通過的、允許辦的賽事中,小學階段基本上全都是科創,數學、作文、英語基本上都沒了。同時,我們也對后續編程在全日制教學中的位置比較樂觀。我們覺得,很有可能是在最近幾年,它應該是有機會進入到我們全日制教學中。當然這個可能也亟待在座的行業中各位一起努力。

  最后,我們覺得在AI結合的教育體驗上,目前在線上也好或者是在線下也好,科技真正去滲透到教育里面改變教育的質量和效率,可能才剛剛開始,這也需要我們共同的去往前走。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覺得前路還很長,空間也很大,我們堅持一下,繼續努力,謝謝大家。

Q&A:

  問:剛才您說到市場未來的前景,在這方面有沒有一個量化的數據,未來整體的市場空間大小、競爭程度,有沒有量化的分析和考量?

  王宇航:現在有兩類觀點,一類是對標數學,一類是對標英語。如果對標英語來說,英語在青少年培訓這塊民營的部分有五六百億,編程如果按上半年看是五六十億,因此十倍的空間還是有的。這個數據也是一個行業的數據。

  

  問:核桃編程課程體系的特色、亮點、競爭力在哪里?

  王宇航:首先我們看到少兒編程進入大眾視野時間還不長,就兩三年,再早不在大眾的視野里。同時,這個行業的教研資源包括師資,進入大眾視野之前也只有成人部分才有。而在這幾年的時間里,我覺得各家都是能夠結合自身的教學經驗,能夠打磨出一套自己認為比較理想的體系,所以在核桃這邊來看我們更多的還是在為我們的學員去匹配我們認為對他終身有益的能力和技能的培養。

  

  問:您是怎么把核桃編程推向市場的?

  王宇航:我們是直接To C,沒有To B,沒有進公立校,也沒有加盟。我們所有的學員都是自己直接招的。

  

  問:咱們獲客的方式有哪些?

  王宇航:我們客戶絕大部分是轉介紹,這個比例超過一半。孩子確實很喜歡,也比較愿意分享。

  

  問:核桃編程之所以選擇AI人機雙師模式的原因是什么?其次,定價是依據什么考慮的?

  王宇航:我可以從教學效果角度回答一下,關于我們為什么選擇這個價格和這個教學方式。

  我首先需要明確,我們現在不是錄播,去年可能還是這種感覺,但是今年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確實是AI Base的人機雙師體驗,在課上的環節也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在定價上,可能一些人會認為在“薅羊毛”,但我們不這么看。

  我們也是切實在一線的教學中,實實在在感受到孩子對這個學科的熱情,也看到了他在經過一段時間學習以后,對他的思維方式,包括對其他事物的理解和接受上確實在產生改變,所以不管是我個人的親身經歷還有教學體驗上都是一個很好的事情,孩子喜歡學有所得,這個世界很難找到比這個更好的教育體會。

  我們最早定價的就是一年2000元左右的價格,雖然我們升級了課程體驗,也升級了我們的服務,但我們沒有選擇漲價,這其實是考慮到編程這個市場的空間很大,還有很多的三四線及以下的孩子沒有能力接受到這個產品,當地是沒有老師的,也請不到老師,這樣的價格是能夠讓更多的人真正受益于這樣的教育。

 

Tags: 核桃編程
 
天天电玩城九线拉王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