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兒編程老師難找,小碼王是如何破解這一痛點的?| OpenTalk

2019-07-18 11:35:43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王敏   0條評論

  多知網7月18日消息,多知網Open Talk 第二十二期“萬碼奔騰,少兒編程如何做出差異化競爭”活動舉辦,會上,小碼教育研究院院長王洋以“競爭白熱化,少兒編程如何靠好的‘課堂設計’更勝一籌”為主題進行了分享。

核心觀點:

  行業里面有一個痛點,很難找到少兒編程老師。小碼王首先和大學合作三天的招聘環節,把新員工的培訓前置到大學。其次,在日常帶教和督導過程中培養老師。此外還會進行教師文化建設,增強老師的內在驅動力。

  什么要做課研?因為大家都在追求教育的精神和課程的高度可復制。一家機構要規模發展必須是高度可復制的狀態。

  程研發的背后邏輯是,要讓課程有研究環境,要提出批判性思維,要激發學生的內驅力。

  兒編程賽道,目前家長很平靜,沒有那么火爆,市場是相對來講非常早期的階段。  

\ 

  (小碼教育研究院院長王洋)

以下為王洋分享全文(經多知網編輯整理):

  小碼王在2016年5月成立,到現在為止成立三年,我們獲得了B+輪投資,有55家校區,做“線上+線下”。我本人是1995年開始做開發的,也是一個軟件開發人員,2003年進入到編程教育的行業,經歷過幾家公司來教大學生學習編程。孩子出生后我就辭掉了工作當奶爸,陪他到五歲半,我用五年半的時間思考怎么教小孩,學了很多課程。這一切加在一起就恰好促使我想要做少兒編程。

  我的主題非常聚焦,可能就講兩個東西,一個是怎么做課程研發,一個是怎么樣來建立教學的服務體系。

  編程是在所有學科里唯一的一個要學會如何教才會成為很厲害的人,他知道那個知識,他理解那個程序邏輯的算法不夠,還需要把這個東西告訴計算機按照他的想法做出來,那么他的程序才是真的正確的。這是一個思考的學科,要學會如何教小朋友。基于這個,我們去考慮了我們對于課堂,對于課程內容和老師這些環節。

如何培養少兒編程老師?

  我們首先知道行業里面有一個痛點,很難找到少兒編程老師,特別古老的傳統原因是師范院校不教,沒有地方產生少兒編程老師。我們一直堅持一個原則,去找大學里面學編程的那些畢業生。把這些大學畢業生找來后,又發現特別嚴重的問題:如果對標英語,英語機構里面的老師天然會說話,學編程的老師卻天然不會說話。

  我們找Scratch老師還容易,因為對于Scratch老師,我們不要求他技術那么好,但找C++算法的老師就非常可怕了,這些人就是標準的理工男。我們花兩個月的時間去培訓考核,讓老師把這個課給我們試講一下,那個老師拿話筒看著PPT又看了看我們,說:“這個挺簡單的是吧,要不我們直接翻到下一頁?

  我們做了一個畫像,需要什么樣的人去給孩子們講編程。首先必須得有足夠的計算機編程知識,其次得自己有編程的能力。有的編程門類要把一個老師的編程能力培養到一定程度,非常難。我們教孩子算法,一個老師上到研究生發現他們解不了學生的算法問題,另外得懂孩子。這些因素,就造成了編程的老師非常難找。怎么辦?

  首先,我們招了很多人我們發現從社會上招人招不到,因為篩簡歷是星星點點的篩,很難找到熱愛這件事情的人。所以我們現在的做法就是和大學合作,在大學里面招聘。同時,我們做了一個創新,我們不是在大學里面做宣講收簡歷,我們和大學合作三天的招聘環節,把新員工的培訓前置到大學。把愿意來的人找到,然后把一個標準課的錄像和課件交給這些大學生,讓他們回去準備,準備完了給我們講,講完之后我們點評,他們回去再準備,我們再聽再點評再折磨,經過三天能活著留下來的人是我們真正要的人。我們找到一個群體,可培養的一群人。

  K12教育中,老師平時是閑著的,周六周日會非常忙,從早到晚,兩天連續在干活,有可能會加上周五晚上。但小碼王的老師周一到周五是滿負荷的工作狀態,他們每周要錄30分鐘的備課錄像提交給我們,我們有60人的教學質量審核小組,每個老師看他們的錄像,看他們這周的備課狀態是否在線。

  第二是日常帶教和督導過程。我們比較有特色的是做家長溝通。這些老師是沒有能力做家長溝通的,但是家長還是會很認這些老師,因為我們每周有半天的時間做模擬家長溝通的訓練。班主任會收集很多的問題,一個問題一個問題拋給老師。周一到周五會有很多這樣的環節,這些環節促使我們老師能夠快速成長。這是初級的帶教課過程。

  我們有高級的帶教課,我本人每三個月會聽我們所有的老師講一遍課,每個老師三個月的周期以內會給我講一堂課,我會去點評他可能提升的東西是什么,每個老師是不同的。我們對于一個兩年的老師和對一個月的老師,訓練和要求都是不同,帶教的環節,沒有特別標準化的東西,需要有人特別敏感地感受到這個老師目前處在什么狀態。去管理這些老師不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第三,需要做教師文化建設。為什么?說一個相對比較專業的詞叫“反射弧”,干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反饋是多快?我們機構里面招生的人,CC(Course Consultant),他的反射弧有多快?招生人員他的反射弧是一個星期,這個星期學了有狀態了,到周末就出單了,沒有狀態了這個周末就掛零了,這是他巨大的壓力。如果這么說,教師反射弧有多長?大多數情況下沒有反射,你把一個班招出來了,放到一個屋子里面,讓這個老師開始教,把門一關,我也不知道這個老師講什么,一個PPT,一個內容,一個知識點,他可以說一句話,可以說十句話,沒有辦法監控這個過程,一旦有反饋了,就是這個班出事了。

  我們希望完全沒有反饋,這就是好的。當我們管理CC的時候,我們是不需要關心他的工作動機,他要的就是周末出單有績效能夠拿到錢,管CC的時候我們給的就是工作方法,給他話術,給他訓練,讓他轉化率高就可以了。但是對老師的管理前提是,我們必須要給他動機,他憑什么要做一個好的老師,憑什么持續提升自己成為一個好的老師。如果僅僅是情懷那不夠,我們需要亦步亦趨去推動著讓他在這個方面有追求,背后是我們要創建的文化,這個才是把老師管好的核心,至于用什么樣的技術手段,用什么樣的方法讓老師把他的工作做好,反倒是第二位的。這是我在老師這塊的思考。

如何進行少兒編程課程研發?

  課程研發和老師之間的關系是什么?很多小而美的公司,老師完全是沒有課件的,老師靠著自己在這個行業的積累和感覺在講課,講的也特別好。

  我兒子在他們學校當編程老師,已經講了三個學期,一年半的編程課,其中有兩個學期講的Scratch,一個學期講的C++,當我每次回到家和他見面我們聊的不是編程,我們聊的是怎么教好編程。

  有一天我跟我兒子聊天,他問我:“小碼王講課的時候為什么要用PPT?”我問:“不用PPT咋講?

  他說:“你們用PPT,無非是想把一節課的知識給學生講明白,讓大家都理解記住,你就覺得你們的活是干完了。

  我說:“不是,那叫PBL,基于項目的,我們給大家一個任務,基于這個任務分解成步驟,在哪個步驟里面如果有知識就講一下,大伙把這個活干完。

  他說:“還不是這個項目一開始你們就知道,怎么分解你們也知道,大家還是完全按照你們的想法在度過這個課程。

  我問他怎么做,他說:“我每節課會領著所有的學生復習六七個積木塊,六七個知識點,然后會講三四個新的東西,和大家坐在一起討論。

  后來我就想,要不我干點別的?

  其實基于教育本質來說,我們并不是需要那么強烈的課研,有的人天然就知道他該怎么教人。

  為什么要做課研?因為我們都在追求教育的精神和課程的高度可復制。如果我們完全依賴于自己的經驗去想各種各樣的辦法把孩子們教好,他本身是一個對教育的追求,但是作為一家機構要規模發展必須是高度可復制的狀態。

  我經歷過幾家公司,第一家公司是北大青鳥,北大青鳥是加盟形式,他為了確保他的加盟商品質,有非常詳細的貼近教學場景的PPT、教材,有非常好的教師培訓體系,使得每一個加盟商的老師都能達到標準,北大青鳥的老師成為這個老師是要脫層皮才能夠做到的。他用這種方式使他的教學高度可復制。達內用的是雙師,只有一個老師上課直播到全國各地,背后的邏輯也是追求高度可復制。

  高度可復制這件事怎么被做出來的?其實是靠教學研發復制出來的。研發到底做什么,這是要劃分出課程研發和教師上課之間的邊界。我們研發了一個課程,所有的知識點不需要老師講,都是動畫的形式自動講,那個課程是已經把老師講的部分都寫成劇本,老師只要拿張紙照著讀就可以把這個課講好。

  就像兩個人說相聲,屏幕上有一個人在講話,老師是一個捧哏,屏幕上的人是逗哏。老師就覺得對我的價值太低了,老師不想干這個事情。我們內部做培訓告訴他們說:“你們知道嗎,講知識點領著寫程序這是體力勞動,任何一個老師當他的課講到一定程度很熟練了,而且他的課講的非常好了,他就會不過腦子的去重復之前講的內容,這是一個體力勞動。真正有價值的勞動是帶領學生組織討論,這才是真正一個老師的價值。”

  我們做課程研發的時候有一個問題,這個課程做完了只是一個閉門造車的東西。真正到課堂里面使用的時候發現和學生的認知差別很遠。我們要理解孩子認知的規律,這是真正難的。基于這個認知的規律,我們找到生活中建模的情況,程序中要實現的東西在生活中可以找到什么,把這個關聯起來,我們才能夠帶領孩子從具象思維向抽象思維轉移。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提出來課程研發背后的邏輯

  第一,要讓課程有探究的環境。這個在中國超級有挑戰。編程本身是讓孩子利用程序探索和實現自己內心的想法。我們的老師都是知識灌輸環境下長大,讓他放手讓孩子去探究,這是很難的。

  第二,要有批判性思維。我們為什么要教小朋友學編程,不是需要一個技術,而是利用那個工具去培養背后的能力。我們強調每節課必須要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和孩子們討論,為什么要發明這個編程語言。

  第三個是內驅力。這個行業有一個特點,小朋友非常喜歡玩游戲,但是小碼王的課程里面只有20%是跟游戲有關,我們覺得游戲是一個感官刺激,能夠吸引孩子,但是不是內在的驅動力,內在的驅動力來源于孩子經過不停的挑戰,獲得成就感。

  我們請了美國最好的三個STEAM老師做了一個培訓,他提出來這樣一個東西,一個孩子只去聽講,只有50%的吸收,如果他教給別人就有90%的吸收。編程有一個好處,如果他實踐了有75%的吸收。

  一個什么樣的課堂是吸引人的?

  第一,會讓孩子站起來參與。大家會做很多游戲,在課堂里面老師會引導他們通過游戲理解他們要實現的程序邏輯是什么。

  第二,所有老師要求在課堂的后面講課。因為我們的孩子都是打開電腦,你不知道他在電腦上做什么,你在后面講課就知道他們做什么。

  第三, “美術館之旅”。所有的程序實現了之后,其他的孩子全體起立就像參觀一個畫展一樣去參觀別人的作品來引發自己的想法,去修改自己的作品,把他們的那種創造力培養起來。

  第四,反射弧。一個孩子在上數學課,如果這個孩子走神了,只要孩子睜著眼睛瞪著老師,老師不知道他走神了。老師可以考試測驗留作業,但一個孩子把一個題目做錯了,他絕對不會跟家長說上課走神了,他一定就會說是馬虎了,沒看清題。編程是完全不同的,因為他只要走神了,下一步讓他做事情,做事情做不出來,那就是走神了,他是完全不同的一個反射狀態。

  關于少兒編程賽道,目前這個環節下,我們有三個認識:

  第一、家長很平靜,沒有那么火爆,市場是相對來講非常早期的階段。創業非常火爆,每年超過了我們的想象。資本特別熱,特別看重這個賽道,但去年下半年到現在,大環境轉涼了。

  第二,所有少兒編程創業公司有幾種基因。第一銷售基因,賣東西很厲害;第二是產品基因,他會做一個打磨得非常精致的產品;第三是技術基因,編程貓是比較典型的技術上非常強大的;第四是教育基因,他是基于教育思考怎么來布局這個公司的。

  目前整個市場我們覺得依然處在銷售基因階段,我們不認為銷售基因是不好的,因為在早期的市場階段,如果只是純粹的教育基因,那是很難存活的。隨著行業的發展,很多企業都在從銷售基因向教育基因推動升級,這是發展的必然規律。

  第三,關于線上和線下的差別,最主要有三個

  首先,線下具有學習強制性,線上強制性沒有那么強。一個家長給孩子花2萬報班,每個周末帶到機構里,孩子學到一半說自己不喜歡,家長一定會說再堅持一下。如果線上的話,花的錢沒有那么多,孩子不喜歡,媽媽說不喜歡就不喜歡。

  其次,線下能夠及時解決孩子學習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因為這畢竟是一個編程教育,解決困難的難度遠超過英語。

  最后,線下具有社交屬性,小朋友很快會找到身邊有一群人,可以分享作品,可以互相鼓勵,線上這三者沒有。不是說線上就做不了這個事情,我們發現線下應對了一部分學生,線上應對了另外一部分學生。如果學生的自律性非常好,需要的僅僅是獲取知識的渠道,線上是更合適,線下可能通常是學習的過程需要去推動。

Q&A

  問:我看到小碼王預計下半年要開到100家店,現在有50家,從您的角度來說,我們在師資培養這方面,有什么樣的機制確保快速擴展過程中教師的質量?

  王洋:首先,我們所有的老師來源于在高校里面做校招。Scratch老師有40天的新員工培養流程,他把流程跑完開始講試聽課,新老師考核是試聽課考核。為什么不在正式上課中培養,因為如果在正式課過程中一個老師換掉了會有很大的影響。小碼王學生家長在退費率比較低也有一個原因就是,他試聽課聽的是最差老師講的。

  第二,周一到周五還有過程化監控

  第三,我們給老師更多的職業發展空間,我們會請這個行業里面特別牛的人給老師做封閉訓練,留住老師。

  第四,我們有文化的建設,從整個環節里面每一個點劃分出來,在每個點上做相應合適的事情,去保證我們的老師的質量。最后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原因,我們給老師的錢夠多。

 

  問:您覺得編程教育的核心是什么?我看現在市面上所有的編程公司都是說先學Scratch,然后Python、C++,您覺得教孩子語言和培養一個程序員有什么區別?編程教育在培養孩子學不同的語言嗎?

  王洋:我們不是教孩子編程語言,編程語言是培養孩子的一個工具。很多人知道Scratch現在很火,小碼王是較早把Scratch作為一個入門語言的公司,我們2016年做了80節課兩年的課程,在這之前Scratch都是少年宮在教,因為Scratch那時候的課程被行業設計成只有20節課,原因是Scratch相對簡單。

  我們不是教編程,我們利用編程訓練孩子的各個方面的能力,我們找到16種能力,探究的能力、批判性思維,包括孩子在這個過程中提升的創造力,這是一個很大的話題。我們甚至會花半個小時的時間討論我們為什么可以通過編程培養他的創造力。

  我們把20課變成80課最主要的邏輯就是,20課學會了Scratch,后面的60課干什么,是利用Scratch幫助他創造作品。對小孩子教育這件事本來就不存在,就是承認定義的東西,小孩子喜歡玩的東西是涂鴉、沙子和編程序,這三樣東西允許孩子創造個性化作品。我們不是教技術,我們是利用技術作為一個培養工具來教給孩子。

  

  問:我想問一下師資的問題,有可能半年能從50家變成100家,除了您說的校招的渠道和40天的培訓,我剛才聽到您分享環節提到動機除了您說的薪水部分,還有技術管控的措施。保障他整體的教學質量,希望您分享一下我們通過哪些措施保障教學質量的部分?

  王洋:這是一個體力活,有些友商做一些技術上的手段,通過監控,通過AI的技術,通過給孩子一些評測,通過這些技術手段做這個考核。我個人認為目前在這個行業里面這些技術手段沒有那么成熟,我們依賴于提升老師的授課能力,所以我們把課堂教學這件事當做最重要的事情。

  比如說我們會做一些模擬,我們讓老師備課的時候做一些錄像,我們的團隊會審核這個錄像,每個老師每個星期他的備課一定有老師去審核他,有問題我們就會卡住。

  老師分初級、中級、高級,應對不同的收入結構。我們的考核是按課考核,一個老師講80節課要拿到80個證書,每節課我們得確保這個老師這節課確實是符合我們要求的。如果拿不到證書,在CRM系統,老師是拿不到課件的,這個課根本就沒法上,這個機制逼迫著他必須要通過這個考核。還有一些高端的聽課、評課,回去再訓練。

  老師經過這些措施也不一定會成為非常好的老師,早期老師整體的基礎和底子沒有那么好,我們強調的是初級的老師必須得有教學態度,他們會特別努力地認真備課,我們會抽取里面非常復雜的知識點,看他們準備的情況。早期的老師如果對教學沒有敬畏之心,他們就只會讀PPT,而對于小朋友來講這里很多知識點不是讀PPT就懂的。

  我們會傳遞一個價值觀給老師,更好的老師需要更好的方式把知識和程序的流程講得清清楚楚,舉例特別適合,這是我們中級老師的標準,高級老師要有好的表達能力,控場的能力,確實有一系列的措施。

 
天天电玩城九线拉王诀窍